企业 产品 知识 推广
房产 家居 汽车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时尚 日用 服务 商务 工商 广告 工程 工业 农业
  •   高速公路收费是造成物流成本高昂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产生的问题不仅存在于实体经济领域,而且影响了整个社会的效率。国务院提出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表明中央政府决心从这个点切入,加快高速公路收费体制改革,这方面的效益将造福整个社会。

      国务院5月16日召开常务会议,提出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物流成本的三项措施:一是从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对物流企业承租的大宗商品仓储设施用地减半征收城镇土地使用税,从今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对挂车减半征收车辆购置税。二是在今年年底前,实现货车年审、年检和尾气排放检验“三检合一”,取消4.5吨及以下普通货运从业资格证和车辆营运证。三是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

      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一直是我国经济运行中的一个短板,也成为实体企业减负增效的一个难点。物流成本很容易转化到承运物资的价格上,通过抬高物资成本来消化物流成本。对实体企业来说,这意味着生产经营的原材料价格会上涨,产品出厂价格也只能水涨船高,从而使其下游企业出现连缀式涨价,最终影响到整个宏观经济领域。对消费者来说,物流成本高昂意味着消费成本上升。近年来,我国消费在GDP中占比不断上升,总体上表明经济结构正在趋于合理,但其中也不排除由于物价上涨推动的消费额上升,这部分上升显然不能算是正向效应。

      最近几年,为切实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中央政府大力推进减低企业税费负担的工作,在营改增的基础上,通过连续几次降税和裁减、归并收费项目,企业的税费负担有了幅度不小的减轻。在降低物流成本、提高物流效率方面,交通运输部等也作出了不少努力,今年,交通运输领域将进一步通过减免涉企收费,优化运输服务管理流程等措施降低物流成本,减轻实体经济负担。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提出降低物流成本的要求,并通过减少物流企业税费负担,来为物流企业降成本开出专门的“小灶”,功在物流,利却可以辐射到整个实体经济领域,这是一项重要的改革措施。

      总体上说,我国物流行业已经基本实现了市场化,物流市场上不仅有国资企业,民营企业包括个体化运输企业都十分活跃,而构成物流成本的要素,有的来自市场,有的则来自政府。对于来自市场的成本要素,应该更多地通过理顺市场机制来控制,比如要防止产生市场垄断导致价格上涨,这需要更多地引入各种市场主体,国务院会议明确取消4.5吨及以下普通货运从业资格证和车辆营运证,就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而对于来自政府的成本要素,则有必要通过政府让利等措施,让物流企业切实感受到降成本的实际效果。

      此次国务院会议提出的三项降本措施,有减低税收的,有简并或取消车辆营运证照的,也有推动取消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按此次会议的测算,通过这些措施的落实,加上增值税率调整后相应下调铁路运价,预计全年可降低物流成本120多亿元。这个数字摊到全国,单个物流企业或运输车辆受益是有限的,但整体上的效益却十分可观,物流行业在降成本后可以相应降低运输费用,各行各业由此将获得巨大的收益。政府诚意让利换来整个物流行业成本降低,进而是整个实体经济的减负增效,这样的改革必将受到全社会的欢迎。

      上述三项降本举措中,颇值得一提的是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这是中央政府第一次提出这样的目标。高速公路收费是造成物流成本高昂的重要原因之一,省界收费站不仅抬高了高速公路收费,而且造成地方经济割裂,这些问题不仅存在于实体经济领域,而且影响了整个社会的效率。现在国务院提出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表明中央政府决心从这个点切入,加快高速公路收费体制改革,这方面的效益将造福整个社会。各地政府应当积极行动起来,为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和深化高速公路收费体制改革创造良好条件。

  • 发布:温志鹏   点击: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