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 产品 资讯 推广
工业 农业 房产 汽车 家居 服饰 日用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服务 工商 商务 广告 工程
  • 11 月 22 日,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宣布,公司 CEO 与执行董事长 Eric Schmidt(埃里克 · 施密特)将 辞任该职务,但会以技术顾问的身份留在董事会,为公司提供“科学和技术方面的建议”。

    可能很多人已经忘记了 Google 是在什么时候退出中国市场的,这家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只是“404”之一的公司近来又频繁的传出与中国的“绯闻”。随着安卓手机在中国的大规模普及,Google 也无法忽视 13 亿人的市场所能带来的效益,投资中国公司(出门问问),与国产手机厂商合作(华为 Nexus 6P)都可以看出它已经开始慢慢尝试重新与中国发生一些联系。

    Eric 来 TC 北京我们也可以看到这样一个信号,在这场颇具影响力的大会上拉近与中国创业者的距离,在舆论上也不断强化 Google 这个符号。对话间,Eric 也丝毫不避讳的说明自己此次中国行的目的之一就是政府进行沟通。

    令人意外的一点是,Eric 对中国的科技创新非常熟悉,从滴滴,支付宝到微信,等等。很多具有鲜明中国烙印的公司和产品开始走向全球市场,并拥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他也对中国大而全的 App 非常感兴趣,“在软件方面微信是最有意思的一个软件,同时解决了消费者许多的问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产品不是在世界上其他地方被发明的,我觉得问题在于银行业的成熟度,包括流通业的成熟度。因为微信所提供的整合的服务,在美国可能没有那么有用,但是在中国特别的有意义”。

    关于和无人驾驶

    Eric 自己是一个的爱好者,而 Google 最近在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黑科技。这些技术在具体的应用层面则体现在诸如送快递等等方向。他认为,内在的,这些技术进步来自于机械学习能力,计算机视觉体系等,在某些方面上,计算机的视觉辨识能力已经比人类还强,很多事情未来都会被电脑所取代。不过技术可行并不意味着一切,包括无人飞机,无人驾驶现在都存在很多问题,包括法律上的,道德上的。

    高度发展的移动计算能力是否让人恐惧

    Google 和许多公司一样,大量的投入机械学习,因为他们也认识到机械可以学习到很多的习惯,交流的对象等等,可以不断的去学习。机器人可以更好的理解人类语言。

    Eric 说,今天我们在用 Google 翻译的时候用的就是机械学习而非字典,是深度学习,数学的算法。理解它的语义、结构,分解开来,组合起来,再把它翻译成不同语言的表达方式。可能用 5 到 10 年,人类之间的语言障碍就没有了。不过问题在于从这种相对比较直接的翻译到真正的理解能有多远,他认为计算机在识别模式方面是很强的,如果说这种人类的行为是可预算的、常规的,不是打哑谜、讽刺,这种东西它比较容易理解,比较容易解构。比如说某个规律让它去关注,提出一个警告等等,但是越往下,越复杂就可能稍微难一些。

    机械学习的不断发展也让人们变得越来越懒,这是否足以让人类感到恐惧。Eric 并不这么认为,他表示机械学习把很多简单的事做完其实是对整个教育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说中国传统的教育非常好,中国未来成功的秘诀就是让更多的人获得教育。一百多年前美国曾经有一个革命性的运动,要提供免费的高中教育,那一代所有的美国人都从免费的高中教育中受益。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可以让大量的人口得到比较好的教育,我们现在只不过把要求提的更高,不是死记硬背就够了。我们希望你能够更好的竞争,提供价值,你要提供更好的服务,你要思考,你要得到良好的教育。是的,计算机化其实是迫使我们获得更好的教育,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新的事情。二、三十年前制造业出现了机器人,使得很多人失去了工作,现在跟机器人能够共事的人,他们薪水要比被机器人替代的人的薪水高得多。

    正如舆论所预测的那样,Google 走向 Alphabet 是想以更多元化的姿态来拥抱市场发展。在大框架下,小型的团队或组织更加容易应付来自市场的竞争。

    对于最近流传较多的 Android 与 ChromeOS 合并的传闻,Eric 认为,Google 旗下的平台做得都已经比较成功了,也并不是说能够简单的进行合并,或取缔其中某一个平台,公司的宗旨在于使这些平台应用的更加广泛。

    对于 iPhone 在中国市场的成功,Eric 承认这一点,同时也提到更多的安卓手机作为苹果的竞争者已经后来居上赢得很多中国消费者的亲睐。

  • 发布:陈颖哲   点击:3696
  • 对中国熟门熟路的施密特,怎样影响着 Google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