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 产品 知识 推广
工业 农业 房产 汽车 家居 服饰 日用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服务 工商 商务 广告 工程
  • 在去年的跨年演讲中,罗振宇提出了“国民总时间”的概念。在他看来,中国人消费的总时间恒定,各个行业要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消费时间。事实上,体育也正在遭遇挑战——火热的娱乐与异军突起的游戏,正在跟体育争抢用户的消费时间。

    在这样的状况下,体育该如何应对?生态圈专栏作者沈诚提供了一种有关跨界娱乐的新思路。

    专栏 | 沈 城

    生态圈专栏作者,格斗产业资深媒体人

    跨界或许是2017年拳坛最热的词汇。8月27日,UFC 冠军“嘴炮”康纳-麦格雷戈跨界拳击擂台,与梅威瑟上演一场价值6亿美元的“金钱之战”,一举拿下430万份PPV 的销售纪录。

    10月14日Glory挟着“世界自由搏击第一品牌”威名登陆中国,Glory现役重量级世界冠军里科-范霍文与前UFC名将“大脚”席尔瓦在自由搏击规则下PK牵动全球拳迷的目光。

    两次创新都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反响,但跨界是否是国外品牌的专利?中国搏击的跨界又在哪里?

    12月初,一段名为《日本拳手对杨建平脸上吐口水,老杨怒了冲上擂台一脚OK日本选手和教练!全场叫好,够霸气》的视频在自媒体和社交平台刷屏。

    视频中,中国MMA名将杨建平身着西服背心在擂台边观战时,一名大汉大闹现场,并喷了杨建平一脸水挑衅。受辱后杨建平霸气走上擂台,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加一个漂亮的转身腿,将两位惹事者打倒,救起了被围殴的拳手,控制局面让比赛继续顺利进行。

    搏击赛场、捣乱分子、喷水挑衅、酣畅淋漓的击倒KO,这种戏剧性极强,堪比动作片的格斗场面让人们兴奋,视频上线10小时播放量过5000万,二次传播的播放数量更过亿,拳星时代赛事和杨建平的名字,也一夜间被很多此前并不关注搏击的“吃瓜群众”所关注。

    事实上,这是11月30日拳星时代麻阳战赛事中安排的一场职业摔角秀。被击倒的捣乱分子也并非日本人,而是曾在日本受训过的中国职业摔角运动员。

    杨建平作为中国搏击名将,于2016年创立了拳星时代品牌,本次参与到了整个摔角秀中以“实力镇场”,让现场气氛达到高潮,其利落的身手令整个表演“真假难辨”,从而引发了大量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关注。

    对此,杨建平表示:“这个摔角比赛的传播效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期,原本我们目的是想通过一些跨界尝试,在直播比赛前带动现场的气氛,为主赛做热场。选择职业摔角,是因为互动性比较强,为了避免现场观众的误会,我们的主持人在表演前就做了介绍,但没想到这个并未直播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引起很大反响。”

    所谓的职业摔角,其实是一种剧情表演性质的格斗秀,职业拳击冠军泰森、梅威瑟、NBA巨星卡尔-马龙,甚至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都参与过WWE职业摔角秀,但职业摔角与职业搏击的结合,在全世界范围内也算创新之举,因为职业摔角明确是表演,而职业搏击则是绝对真实。

    在国外类似职业摔角这样表演类打斗被统称为“work”,而“真打实斗”则用“shoot”来形容,两者是严格被划分开的。日本的“Shootboxing”(修搏-站立无限制)和Shooto(修斗,早期MMA 赛事)就是早期对应职业摔角而产生的真实性搏击赛事。

    这次这种将职业摔角与职业搏击结合起来的模式,是体育与娱乐的又一次全新融合尝试。

    对于这种体育与娱乐融合的尝试,杨建平认为真实的打斗场面才是节目成功的最重要原因。设计这个节目本身也坚持着“让娱乐的归娱乐,让专业的归专业”的原则,以保证专业比赛的纯粹性。这场职业摔角秀也仅仅是用来热场,并不出现在搏击直播节目中,目的是让更多喜欢搏击的人对职业摔角能有所了解。

    现场悬念感加上精妙的动作设计,的确打动了很多并不关注搏击比赛的观众,出现了二次,甚至三次传播,标题也因部分媒体不明真相而变得越来越戏剧化,在传播过程中进行了二度创作,一度出现了“日本拳手”的说法。

    “吃瓜群众”看着热闹的同时,业内人士对这次“体育+娱乐”的创新也表示了认可,在保证了职业搏击严肃性的同时,能将“欢乐带给观众”无疑是给出了让更多人走进体育馆的理由。

    移动互联时代的娱乐内容大爆发、时间碎片化给传统体育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在吃鸡游戏、美剧电影、段子短视频、朋友圈社交、碎片化娱乐的围剿中,体育赛事如何保持“新鲜感”成为能否获得用户青睐的关键。

    如今的用户有了太多娱乐内容选择,因此消费者的时间成为了“稀缺物资”,就如同一位口味越来越高的“霸道总裁”一样,要引起他的注意需要花费更多一些心思。

    而用户对内容消费的首要原则就是“求新求变”,今年一再出现的体育跨界,其核心也就是创造“新鲜感”。体育赛事的魅力在于未知和悬念,但是当技术迭代到一定程度时,比赛将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同质化,缺乏新奇性和兴奋点,观众也将开始审美疲劳。

    今年UFC首次登陆上海,让中国拳迷兴奋不已,现场观战人数高达15128人,票房超乎预期。但在北美市场,UFC却在经历数据下滑的难关。

    今年UFC 与FOX的合作成绩令人担忧,UFC主赛收视人数下降13%,副赛收视人数下降6%,而衍生节目下降达31%。

    在核心收入的PPV上,UFC也同样遭遇了滑铁卢。2017年虽然还没有结束,但已经可以肯定今年过百万PPV销售的场次将是0,而全年最高的销售记录也只有GSP回归UFC217时的87.5万件(tapology数据)。截止到UFC218,UFC历史上只有39场PPV销售在20万件以下(含20万),其中22场是2005年及以前,而2017年11场数字主赛已经有5场进入20万榜单。最低的UFC215销售仅10万件,这是2005年之后UFC PPV销售的最低记录,排在UFC 24年来历史最低数据的倒数第14位。

    这样的收视和PPV 数据双下滑也让很多业内人士担忧。曾经的票房明星一一离去,“嘴炮”归期不明,“十字固女王”隆达-罗西神话不再,新生代偶像“骨头”乔恩-琼斯因为禁药惨遭禁赛,未来谁能扛起收视和PPV的重担?

    与主业成绩相比,“嘴炮”康纳-麦格雷戈跨界拳击可能是UFC今年获得最大的成功。跨界在创造悬念的同时,还有一个重大目标就是“引流”,吸引此前无法触达的职业拳击的受众,扩大潜在的观众市场。当老拳迷新鲜感不再,那么吸引更多新拳迷的加入就成为“必选项”。UFC 加快亚洲市场的开拓步伐,也是希望在固有阵地“萎缩”时能做更大的“增量”市场,而上海站的成功无疑是给了UFC一针“强心剂”。

    中国搏击在“46号文”后历经了高速发展的三年,如今搏击品牌林立,国内大小的比赛量一年超过400场,常常一个周末同时有3-4场大型赛事在同时开打。与比赛数量爆发式增加相对的则是老牌明星的没落,一龙、邹市明这样的“现象级明星IP”惨遭KO,而新生代优秀拳手的影响力又局限在专业圈子内,票房和收视号召力不强。更何况UFC、Glory、One冠军赛等国外品牌都先后进入中国市场,让竞争更加激烈。

    对于刚刚起步的中国搏击来说,明星资源性匮乏,产品形态单一,比赛同质化,在社交网络话题性不强,难以跨越传播壁垒触达大众人群等一系列问题都是摆在面前的严峻考验。

    这次亦真亦假的“职业摔角秀”,通过内容创新,在格斗中引入故事性和恩怨,再以短视频的方式引爆社交媒体,通过多平台联动,制造病毒式话题,或许就是一个很好的“破局”尝试。

    就如同“不懂球的胖子”刘国梁所说:“对于对体育尚缺乏基本认知的国民来说,体育娱乐化才是他们接纳体育的最有效方式,这个社会有什么不是娱乐化的吗?”相信未来在中国体育领域,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搏击+娱乐”与“跨界”案例,让体育能够真正成为一场全民狂欢的游戏。

  • 发布:王俊   点击:1962
  • 当体育与娱乐、游戏争夺用户,搏击+娱乐会是解药吗相关资源
  • 公司: 休闲文化
  • 地址: 西安市碑林区友谊东路6号
  • 联系: 赵萍
  • 手机: 13649269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