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 产品 资讯 推广
工业 农业 房产 汽车 家居 服饰 日用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服务 工商 商务 广告 工程
  • 图片不存在

    一场关于“互联网已死”和“互联网自由了”的讨论,正由一项美国法案的废止投票而升温。

    12月14日,在月度会议上,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下称FCC)以3:2的投票优势,决定废止2015年通过的《开放互联网法令》(OpenInternet Order),这意味着奥巴马时期确立的网络中立原则被推翻。

    网络中立原则最早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蒂姆·吴于2003年提出,在2015年得到奥巴马时期FCC的全面确认。其基本认知为,宽带服务提供商(ISP)应平等对待所有网络流量,禁止其通过屏蔽、限速、付费优先等方式歧视或偏袒不同网站,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

    例如,带宽服务商不可以故意为自己旗下的网站、App等设置更快的网速,限制竞争对手的网速,或者通过竞价而为某些网站提供“快速通道”等。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提名杰特帕伊成为FCC主席,随后以3票赞成废止了奥巴马时期FCC通过的网络中立原则。

    FCC在投票结束后公布报告称,网络中立原则给宽带服务提供商设置了过于严厉的限制,从而给互联网生态系统施加了沉重的负担。主导这一废止决议的杰特帕伊(Ajit Pai)在决议中指出,FCC需重新回到2015年以前的轻监管框架下,给宽带服务商带来更多激励,而自由竞争将促使他们提高服务质量,如加大投资、在网络未覆盖地区修建网络等。

    “这不是我们熟知的互联网时代的终止,而是指向更自由的互联网。”杰特帕伊称,但是,FCC将保留宽带服务提供商进行不正当竞争或欺骗行为等时的执法权。

    本次废止网络中立原则,其核心争议在于,是否认可网络接入服务为基础公共服务。

    网络中立原则的依据是,FCC把所有的带宽服务列为美国《电信法》规定的“基本服务”,从而使其受到严格规范。但随着这一原则的废止,带宽接入服务将不再属于“基本服务”。

    支持者将互联网接入服务比作与电、水类似的公共基础服务,因而要求政府以行政力量保证所有网络使用者得到“实质性平等”对待;反对者则认为,不论动机如何,不应允许政府进场干预网络活动,让市场回到最基本的“使用或付费”经济学框架中。

    网络中立原则被废止后带来的自由市场竞争,是否会导致价格歧视、寡头化和消费者权益受损?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执行长孙远钊指出,针对这一决议产生的“让互联网自由”和“失去互联网精神”两种争议均过于极端,但涉及政府应该如何管制互联网,这一问题已经成为当前国际电信政策的一个主要争议点,是关于网络定价收费所必须处理的先决问题。

    网络中立性原则废止,意味着今后美国网络运营商可以区别对待不同的互联网公司网站。互联网公司可能被迫支付费用买路线和网速,而网络运营商亦将有权为自家网络业务优先提供带宽和速度,变相挤压其他竞争者空间。这些行为将可能导致消费者被转嫁成本。

    美国互联网企业(特别是依赖流量的Netflix等视频网站)、无法与巨头竞价而网速被限制的中小企业、可能被互联网企业转嫁带宽购买成本的消费者,都将受到影响。

    “互联网已死。”投票当天,许多消费者们举出这样标语进行抗议。

    美国消费者联合会高级顾问乔纳森·施万特斯称,无论如何,网络的价格将会上涨。在没有“网络中立规则”下,这些公司可以向所有网站收费,大公司需要负担新的成本,小公司可能会被冷落,这从根本上改变了公平竞争的环境。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执行长孙远钊指出,对于Netflix或Facebook、谷歌等需使用大量网络资源的公司而言,他们势必要支付大笔的额外费用,然后把其中的一部份转嫁到消费者的头上,否则它们所提供的网络服务速度就会明显变慢。

    不过,得到这一利好消息的网络运营商,已开始表态称服务不会降低。

    “我们的互联网服务不会改变,我们不会封锁、限速截流、或者歧视合法的内容。”宽带网络服务商Comcast在官网承诺。美国最大宽带提供商AT&T亦立刻声明称,支持FCC放弃管制市场,将不会“屏蔽网站,审查网络内容,降速或进行歧视。”

    面对诸多质疑,推动这一原则废止的杰特帕伊则多次强调,解除管制最终将使消费者收益,原因在于AT&T和Comcast等宽带服务商可以为其提供不同类型的服务,并因受到激励而提高服务质量。

    解除管制后,宽带服务提供商和互联网企业之间的博弈和利益格局将发生何种变化,互联网企业是否会被制约,目前各方分析没有定论。不过,目前各受影响方均未放弃恢复网络中立原则的尝试。

    “战斗尚未结束。互联网协会正在对相关法律进行评估以提起诉讼,并且仍希望国会能将强有力的网络中立原则写入法律。”美国互联网协会的声明指出。目前已有18个州检察官和Netflix等互联网企业、团体准备起诉。

    孙远钊分析,起诉的切入点或将是,FCC是否逾越1996年美国《电信法》的法定授权范围。不过,尽管在此前类似的诉讼中,企业胜诉过,但本次由于FCC已经学到教训,因而企业等胜诉几率或将不大。

    在孙远钊看来,对于中国而言,这一决议对国内网络直接的影响可能暂时有限,但间接影响不容小觑。若中国互联网带宽服务也如美国一样出现层级化,一种担忧是,网络接入服务和速度是否将成为垄断前端,让基于创新和产品服务的互联网创业愈发艰难。

  • 发布:陈颖哲   点击:3609
  • 互联网已死还是更自由?美国废止网络中立原则后评价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