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 产品 知识 推广
房产 家居 汽车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时尚 日用 服务 商务 工商 广告 工程 工业 农业
  •   大家都知道养鱼最赚钱的就是四大家鱼了,但是他通过养殖这种鱼,完胜四大家鱼,接下来就一起来看看,他是如何做到的?

      一大清早,天津市西青区王稳庄镇小孙庄村的孙少起就带着十多个工人在自己的水产养殖基地拉鱼。

      奇怪的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怎么水面还那么平静?

      孙少起说“因为这种鱼特别特别地温柔,我们拉鱼的时候动静不大的话它们是没什么反应的,不跳,你说这不跳的鱼不就是傻鱼嘛!”

      可难道就因为鱼“傻”就能赚上千万钱?

      当然不是,孙少起的养鱼创业之路,那可谓是一波三折。

      “图贱买瘸驴”的教训

      上世纪八十年代,靠着开推土机承包工程,孙少起成了村里先富起来的那批人。后来,孙少起在老家承包了300亩池塘,率先养起了四大家鱼。

      可当时,村里流行一个说法:“要想败家,就养鱼虾。”

      孙少起就偏不信这个邪。第一年养鱼,为了节省饲料钱,孙少起买来烂水果、小麦渣滓喂鱼,结果闹出了个大笑话:

      这池塘坑底居然长出了麦子!

      孙少起哭笑不得地说“因为买的麦渣里面有带麦芒子的麦子,所以等过了两个月放干池塘以后坑底就长出了麦子,这就代表这些麦子鱼是没有吃进去的。农村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图贱买瘸驴,实际上干不了活儿,耽误事儿。”

      没经验贪图便宜喂麦渣给鱼吃,结果鱼没长起来,放干池塘后坑底还长出了麦子。这第一年养鱼,孙少起不光是被全村人笑话,更是赔了三十多万元。

      好在这钱虽然赔了,但却刺激了孙少起。

      他说:“我这人从小有啥毛病呢,在失败当中停不可能。要是停,这一辈子,这个赔字离不开你了。那我不干,我就是这个犟脾气。”

      和“傻鱼”的不解之缘

      做水产想要一直做下去,就得更新品种,优胜劣汰。

      孙少起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在2006年,孙少起就在天津市的水产部门引进了个名叫乌克兰鳞鲤的品种。而这,就是我们开头说的“傻鱼”。

      乌克兰鳞鲤是从俄罗斯引进,属于大马哈鱼与鲤鱼的杂交品种。这种鱼和四大家鱼比起来堪称“完胜”。

      (1)体态好:乌克兰鳞鲤体态丰满,膘肥肉厚,体长适中。全身鳞被整齐,鳞片牢固晶莹。孙少起说:“当初我们看着这鱼的鳞片足足比其他鱼大了一倍就晓得好养。”

      (2)抗寒抗逆:冰下水温保持在2℃以上,冰下水位保持在1.5m以上的水体、水域中,乌克兰鳞鲤均能安全地越冬。对水环境要求不严,不易发病。

      (3)吃食不挑:乌克兰鳞鲤吃食老实,不炸台,不丢食,易饲养。吃食时间比其它鲤鱼的吃食时间长,在早春当水温上升至6.5℃以上时就已经开始觅食,到晚秋当水温下降到5℃时还有不同程度的摄食,有效地延长了饲养时间,缩短了养殖周期。

      (4)生长快:比目前所养的鲤鱼品种生长速度都快。只要采用通常饲养鲤鱼的方法饲养,在饲料系数等同的情况下,比养其它鲤鱼可增产30%以上。

      养了两年,孙少起池塘边里面的“傻鱼”就由几两重的小苗长到了四五斤重。抗病能力强,味道也不确实错。

      但有一个问题差一点就让孙少起放弃了养有这么多优点的“傻鱼”:两年养殖下来,这鱼一直没有丁点儿产卵迹象。

      因为要想规模化养殖,就必须要解决自繁自育的问题。可养到第三年,乌克兰鳞鲤鱼都10多斤重了,却还是没看见它产卵。

      “其实从我内心来讲,早就想把它淘汰掉了,继续养下去是要亏的。”孙少起无奈地叹着气。

      2009年4月的一天,天空刚刚打过雷,下过一场大雨,孙少起按照惯例愁眉苦脸地开始巡塘,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坑里动静开始跟平时不一样了,“傻鱼”围着杂草开始相互追逐。然后就是在水面上打扑腾,孙少起走近一看,可把他高兴坏了:在池塘边的水草上,他居然发现了三年来日思夜想的鱼卵!

      原来,在天津,五一前后正是乌克兰鳞鲤鱼产卵的季节。打雷下雨后,水温有了变化,刺激了乌克兰鳞鲤鱼产卵。

      村里的技术员打趣儿说:“这鱼倒是挺有意思,一闹天气,它就产子,一打雷就生孩子。”

      苦苦等了三年,孙少起感叹:“终于摸清了这鱼的繁殖习性。”

      乌克兰鳞鲤鱼的人工繁育

      2017年5月,孙少起都以每斤6元多的价格销售成品鱼。在孙少起的带动下,当地及周边很多水产养殖户都跟着他养起了乌克兰鳞鲤鱼。

      村民孙树喜说:“这乌克兰鳞鲤相当好,吃食快,长得好,我们这几年养的都是这个鱼,现在别的鱼都不乐意养了。”

      后来,一直有人找孙少起买乌克兰鳞鲤鱼苗,他脑子一转,搞起了人工孵化。

      今天,孙少起和技术员们拉了一网,一个多小时后,鱼苗终于上网了。然而,孙少起却把他们都给放了。

      好不容易拉起来了鱼苗,干啥都给放了?

      孙少起说:“我这就是练练,拉上来再马上放掉,这个过程叫练网。”

      隔了一天后,孙少起又把那个池塘的鱼苗拉了出来。这次,技术员们还是不出网,而是拉着鱼苗,像遛狗一样,一圈一圈儿地遛。孙少起把这第二个过程叫遛网。

      这练网和遛网中有什么门道呢?

      孙少起得意说:“这个书里可没有,都是我自个儿总结出来的。”

      原来,2010年,孙少起第一次卖鱼苗时,客户从30多公里远的地方来买400万尾乌克兰鳞鲤鱼苗。孙少起像拉别的鱼一样,一次拉完网直接让客户拉走了。结果那400万尾鱼苗路上就全部死光了,为此孙少起赔了不下30多万!

      而更糟糕的是,就算把鱼苗拉到只有500米远的地方,也同样会死。

      孙少起说:“这好事儿传的很慢,坏事儿传千里。几天就传出去了,几百万苗啊,一个没剩,导致我大量的苗出不去呀。”

      痛定思痛,孙少起不断地找病因。发现是因为没排干净粪便导致运输过程中,乌克兰鳞鲤鱼苗氨气中毒死亡。最后,孙少起才摸索出这练网和遛网的拉鱼苗办法。

      练网是为了让鱼有一个迅速排便的应激反应,遛网是为了留强淘弱,把不活泛的鱼苗扔掉。每遛一圈,一盆一盆的小苗就被这么干脆利落地扔掉了。遛了三圈下来,差不多要扔掉10%的鱼苗。

      很多人表示很可惜,可孙少起却说:“弱的鱼苗,农户放进去以后最多活20%到30%,你必须得狠。不狠的话,耽误事儿啊,农户买回去不长不行啊。宁可少赚钱,也必须要保证苗的质量,因为这是种子。做种业就是做工艺,你要把心搁正了。你要心放不正,种业永远做不好!”

      尽管麻烦,但这样下来,乌克兰鳞鲤鱼苗即使运到新疆都能毫发无损了。这让很多远道而来的经销商对孙少起的鱼苗相当放心,价钱高点儿完全不当回事儿。

      如此一来二往,孙少起现在已经靠着300亩“傻鱼”塘成为村里身家上千万的富翁了!


  • 发布:赵顺海   点击:2788